信用案例

信用案例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信用案例

用勇气托起诚信——记“时代楷模·武汉精神践行者(诚信榜)”上榜人物游家栋



游家栋是《人民日报》和《楚天都市报》先后报道了的诚信人物。为了用书籍集中推介一批诚信楷模,昨天下午,我在阳逻的一个散酒门市部,采访了用勇气托起诚信的游家栋老先生,发现他是用数字中的“5”自然而然地构成故事的诚信君子。65岁的游家栋,当年因5重厄运,无奈地欠下6个客户的预付款800元。16年过去了,他承诺以5倍数额还债。他寻到的第一个债主是56岁的杨老师,因杨老师坚持拒收,他将1300元钱捐给楚天都市报“十五”助贫困基金会。现在正虔诚地守候和苦寻另5名债主。下面是“5”字故事的陈述。


厄运中,无奈欠债

把菜洗好,切好,送货上门,让市民直接入锅,是上世纪末的一门好生意。1995年底,游家栋的一名亲戚在湖北剧院隔壁开了一家长江商行配菜公司。

公司办得最好的时候有员工18人,客户200家左右。然而,快餐业的应运而生,点餐上门服务的快捷赢得更多消费者。配菜公司受到严重冲击。

游家栋时年47岁,听亲戚反应了配菜公司情况后,花三千块钱,盘下了这个公司,并改名诚信配菜公司,准备大干一番。

那时,诚信配菜公司配餐费有260元、360元、420元三档,客户餐费每月交一次,公司按约定配送。快餐馆如雨后春笋,冲击得配菜公司很快日不敷出。

1998年初春,公司已经举步维艰:包括游家栋在内仅剩下3名员工,客户也只剩下6户。

1998年4月20日,是游家栋毕生难忘的日子。这天,公司向客户下发暂停营业通知:“公司因需整顿,请客户们自行买菜,具体配送时间另行通知。”

还没来得及缓下劲,两天后,老家传来父亲离世的哀讯,让作为家中独子的游家栋乱了阵脚。

他让最后的两名员工回家后,匆匆赶回新洲李集奔丧。

游家栋办完丧事,回到公司已是1998年5月底。

一场变故,让他已没有精力和余钱把公司继续运营下去。6名客户剩余的约800元配餐款,他都没有退掉。

“回家奔丧时没带客户资料,回来后发现资料都找不到了。”多年以后,忆及当年,游家栋坦言:“可能想着反正没有能力去偿还,资料弄丢了就算了。”

那是游家栋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日子。父亲去世后仅仅6个月,他的母亲也去世了。不出两年,他的妻子又被查出癌症。在四处找亲戚借了一万多元治病后,妻子还是在几个月后撒手人寰。

拿着客户的几百元配餐款,对于四处借债的游家栋来说,就好比在沙漠中看见一棵小树上的露水,舔一舔,润一下舌尖,湿不了喉头!

游家栋养育了4个女儿。彼时,三女和幺女都只有十几岁,三女还患有脊椎侧弯压迫神经,生活不能自理,家庭经济负担很重。先后丧父、丧母,妻患癌症,后来去世,加上三女儿骨头重病共五重厄运,使他感觉自己被命运锁住了咽喉,拴住了步子。


人海中,苦寻债主

在厄运中欠债的游家栋,没了别的门路。2005年在家务农,但他内心留下了深深的愧疚,他说:“当年把‘长江商行配菜公司’改名为‘诚信配菜公司’就是想诚信经商,没想到在面对现实的压力中,自己却背弃了‘诚信’二字。”但是,随着岁月增长,游家栋“偿还欠债,还我诚信”的愿望日渐强烈。

2005年下半年,一个偶然的机缘,经由朋友介绍,游家栋在新洲阳逻租下一间房子,开了一家酒坊,帮人代售散酒。

他做生意灵活,总给顾客让利,酒坊的生意渐趋红火。一年到头,能有约2万元收入。此后,游家栋的生意越做越顺,家庭条件也有所改观。

此时的游家栋觉得到了偿还客户的款项的时候。为了寻找债主,游家栋曾前往武昌阅马场、积玉桥寻找当年的店子位置,可时过境迁,那里早已物是人非。

他焦急地想:“我年龄大了!再不还钱,恐怕就没机会了。”那时,他曾在亲友面前唠叨此事,表达还债愿望,但有人觉得“多此一举”,也有人表示赞同。

他还寻找了当年做配菜生意附近的许多地方,多数时候,他甚至想到与当年的客户不期而遇。他常常在记忆里搜索客户的熟悉的脸孔,企盼客户能认出他,并且呼唤他的名号。但是,人海茫茫,债主在何方?

为此,游家栋在一个笔记本上,一字一句地写下了一封“致歉信”。信中,他留下自己的电话,恳求当年的顾客原谅,愿偿还当年欠下的配餐款。

幺女游丽辉说,2008年,父亲委托她,按照致歉信的内容,在多个论坛、贴吧发帖,希望寻找到当年的客户,但却没有回音。“这么多年,他一直没忘记这件事。欠债还钱,这是诚信和原则问题,我很支持父亲。”

今年初,游家栋换了一个智能手机。在女儿帮助下,他学会了使用微信,他在报纸微信群里广发消息,“我希望借《楚天都市报》一角,帮我这个老头弥补遗憾,圆一个还债梦。”

他特意去了银行查询,十多年过去,当年的800多元就算存在银行,产生的利息也有不少。游家栋坚定地表示,只要能找到债主,他愿意登门还款并致歉。


立诚信,五倍还债

六名顾客预订配菜16年过去了,总金额八百元钱的欠债铅化在游家栋心里,越来越沉重!他像招揽顾客一样,通过发微信、贴传单、登启事的多种办法,终于寻到第一名债主。

2014年7月22日,《楚天都市报》发挥网络优势,帮游家栋在武汉音乐学院,打听到当年的一名订货客户。游家栋听后,欣喜若狂。他想:16年过去了,光还本金,远远不够。在银行咨询后,决定以五倍于本金的价值弥补客户。

7月23日中午,《楚天都市报》记者驱车赶往新洲阳逻,接老游前往武汉音乐学院,寻找打听到的,当年的客户。

下午3时许,在武昌区解放路武汉音乐学院老校区,车刚停下,老游就大步向前。“不对!走错了,这附近应该有一个篮球场。”老游用食指在空中比划,嘴里不停念叨。

走到学校家属区11栋3单元时,老游双眼打量着楼上。突然,他一把将记者拉过来。“看!四楼楼梯间那个箱子,就是我当年装钉的配菜箱。”老游说:“就是那个地方了。”

此刻,老游眼睛湿润,他快步上前。可刚走到二楼,他一把扶住栏杆,脚步越来越慢。眼前的配菜箱,虽然木头已经腐烂,但是上面喷着的黄色油漆,还清晰地写着“诚信配菜公司”。

老游说,这个配菜箱是他亲手装钉的。“这哪是一个简单的箱子,这就是我16年的人生啊!”老游觉得,那个16年前的客户,应该就在这栋楼。

记者在居委会的帮助下,找到当年订菜的顾客之一“杨燃,56岁……”4名女住户中,一条客户的信息引起了记者注意,这与游家栋所表述的“客户名字为两个字,16年前约有40岁”的特征高度吻合。记者通过武音社区工作人员帮助,联系上了杨燃。听记者提起诚信配菜公司的名字,她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。

杨燃此前是武汉音乐学院附中的老师,今年才刚刚退休。据她介绍,当时她工作很忙,诚信配菜公司的配菜很新鲜、很干净,量比较多,价格也很实惠,所以下了订单。到1998年,这家公司没有再送菜了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觉得钱也不多,所以没太在意。

记者随后将电话交给游家栋。他激动地讲述了原委,两人相约马上见面。

“应该是她!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见了面才能确定。”游家栋说。

在武汉音乐学院附中门口,杨燃和游家栋双手紧握。杨燃说,游师傅公司当年的配菜,质量真是没话说。不过,她对于配菜一事已记得不太清楚。“钱也不多,过去这么多年了!您确定是我吗?”游家栋的出现,让杨燃难以置信。

“确定!就是你。”游家栋说,这么多年过去,人的基本长相、身段是不会大变的。游家栋说,当年的260元钱,在他为父奔丧期间起了大作用。他之所以上门致歉还钱,是因为不想再留下愧疚和遗憾。今以五倍的价值偿还。杨燃眼圈一下子红了,她一再推辞,坚决不愿意收下5倍赔偿,就连260元钱的本金也不愿意收下。两人一番商议后,游家栋最终决定,将5倍赔偿款共1300元,捐给《楚天都市报》“十五助贫困大学生”活动组,用来资助大学生。

老游说,如果后期其他几名客户能找到,他将继续履行诺言。

“几百块钱,还这么苦苦地找,这个诚信举动应该得到赞赏。”在武音家属区,众多居民听闻老游的举动后,这样称赞。

游家栋用勇气托起的诚信,是时代的道德强音,应被广为传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采写:罗光胜